□文/圖高燕
  捲翹的睫毛,白晰的皮膚,淺色的風衣,柔順的披肩發用小巧的髮夾攏起,靈活的手指間,一張窄長的白紙被仔細地捲起,中間裹著的是從皮夾中取出的一小撮煙絲。卷煙長不過三指,細如一支竹筷,被小心裡插進包中的隔袋里。下車後,這支煙被迅速取出點燃,在紅唇間飄起一縷細霧。
  這不是電影鏡頭,是我在布拉格有軌電車上遇到的一幕。我並不贊成吸煙,但就在那瞬間,我被這個自製卷煙姑娘渾身散髮的那種矜持與優雅吸引了。這種優雅一點也不張揚,卻蘊含在每一個動作中,顯露出內在的張力。
  曾經在微信里不止一次看到有人發帖提倡“優雅地生活”,內容無非是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歐美時尚界舊照炒冷飯。真正走一趟歐洲,你會發現,優雅並不一定時尚,更與嘩眾取寵的個性展露無關,優雅體現在平淡生活的每一個舉動、每一句話,甚至就是一個微笑。
  在維也納、布拉格街頭,或是在公交、地鐵上,歐洲的普通民眾的衣著並不時髦,卻肯定乾凈整齊,顏色款式的搭配絕不突兀,不會看到一堆名牌堆砌在身上。即使是上了歲數的人,你可以看出也許他們的經濟並不寬裕,但也不會鞋帽邋遢地出現在公共場合,穿著是整潔得體的。就連趕早班穿工服的工人,你也絕不會聞到他們身上傳出什麼異味。曾經在電車上看到一位老婦人,花白的頭髮梳得一絲不亂,淺灰色的風衣款式雖然普通卻乾乾凈凈,加上挺直的脊背、端正的坐姿無一不顯示出自信的風度。
  優雅的內涵絕不僅止於衣著,更多體現在人的舉止上。在一個陌生的城市,自然免不了問路。一次,我們正糾結著自動售票機上的地名,旁邊售票機前一位女士也在買票,我便留心看了幾眼,她轉臉看著我,我沖她抱歉地一笑,因為我知道歐洲人對別人的註視是比較敏感的。然而這位女士回報我一笑,並主動問我需不需要幫忙,在她的幫助下,我們買了票,她一路帶著我們按著正確的路線穿出地鐵站口來到了我們需要換乘的大巴站。
  在人文氣氛濃郁的歐洲小鎮,最讓我賞心悅目的是住家陽臺上那一簇簇的鮮花。這些古老的城市或小鎮里高樓大廈極少,四五層的小樓房占多數,尖頂帶閣樓的兩層住宅是最普遍的。不論這些住宅是新是舊,幾乎都有一個共同的裝飾,那就是鮮花。歐洲人絕少用鐵柵欄將自家陽臺和窗戶封起來,但肯定要用鮮花來裝點。這些花也絕不是什麼名貴品種,卻很樂於在陽光下綻放艷麗。
  從布拉格去小鎮Cesky Krumlov,我們乘的是那種三分鐘一站的小火車,幾乎路過的所有站台,牆角籬旁都種著各種花。站長或者就是道管員吧,每有車進出,都會以標準站姿守在路旁,絕不會因為沒有人監督就姿態散漫甚至衣冠不整。站內站外更是乾凈整潔。
  就在這趟車上,我們與一位老婦人坐在同一包間。因為搞不清去CK小鎮要不要換乘,我們打擾了一下正在專心於填字游戲的老婦人。誰知她根本不會英語,雖然她看了車票知道我們要去哪兒,卻無法跟我們說清楚究竟該怎麼走。我們決定等列車員來了再問。誰知老婦人竟專門給自己家的親戚打了電話,問明白怎麼換車後,又開始跟我們解釋。可惜啊,捷克語對半調子英語,結果可想而知。好在我靈機一動,找了張白紙,畫了一列火車,又用個箭頭表示下車換乘汽車,拿給老婦人看。於是,我們開心地畫來畫去,終於畫清楚了路線。而這位行走要拄拐的老婦人不僅帶著我們下火車坐汽車再轉火車,還一直把我們領到最後一程火車的候車廳。
  心中的感激之情無法表述,好在候車廳的一角有個小小的花店,我花了45克朗買了小小一盆正在盛開的雛菊送給了老婦人。願她的微笑如這盛開的鮮花一樣帶給每一個善良的人。
  (原標題:微笑,請跟我來)
創作者介紹

potter

om54omsje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